专注艺术IP运营与增长

关于YJ严颉

热搜关键词: 品鉴艺术 策展人 批评家 收藏家 艺术家

小金鱼的故事|严颉

返回列表 来源: 发布日期: 2021.05.26

这是我第一篇正式着手的文章。我的儿子叫达达,他每每听我读这个小故事,都会动容流泪,并告诉我,喜欢这样小故事:

封面图

我在家中养的是小金鱼。我小时候姥姥就养金鱼,从小我就非常喜欢。每每弟弟用手、用漏子没命的玩弄小金鱼的时候,我都会大叫,以至于大哭。我好气,我无能,我无力帮助金鱼摆脱弟弟的纠缠。可姥姥总是不着急,当金鱼全部消失之后,姥姥会带我再到卖金鱼的老人家那里,买上几条。有时是我挑选的;有时是姥姥自己挑选的;有时姥姥会告诉我:"你这条不行,换一条吧";有时我会同意;有时我很倔,就是不换。无论如何我都会非常高兴的将小金鱼们带回家,兴奋地将它们轻轻放入鱼缸,看着它们也兴奋地游离小小的塑料袋,畅快地游入大一些的缸中,我心中有说不出的畅快与高兴。我会情不自禁的看上好一会儿,不知自己在想什么的傻傻地看上许久,姥姥把这种状态叫发愣。我真想与小金鱼说话,可我又怕姥姥说我:人不大,怎么开始自言自语了。

当我读书的时候,我看到鲁迅笔下小金鱼的故事,我想没有我的愉快高兴。我,喜欢小金鱼,喜欢看金鱼,我不仅只看我家中的金鱼,我还会去看邻居家的金鱼。我会比较,我会发现:我家的好,可我发现我家的金鱼总是很小,不能长大。想想:是这样,弟弟太过分,让我的金鱼总是还没有长大就夭折。为了满足我很喜欢看大金鱼的心愿,我会在同学们一同到中山公园游玩的时候,长时间停留在大型养鱼缸周围,不停的看呀,看呀。墨色为什么如此黑,赤色为什么那么红,有的尾巴为什么像蝴蝶,有的眼睛为什么是鼓泡,有的头顶为什么有顶红帽子,有的头长得为什么像狮子球,金鱼们的吐泡泡,金鱼们的摇头摆尾,我都喜欢的不得了,好像是在与我玩,与我聊天,好像我是它们的朋友,许久不见的朋友。我喜欢,我高兴,我不得不离开,我又不得不再一次独自来到中山公园,看我的朋友们。

小时候的金鱼再也没有了,姥姥的逝去,就像弟弟手中的小金鱼,再也不能回来了。 

今天的家中,因为儿子,重新有了小金鱼。我曾经买过多次,但都未成功。我太笨了,小时候就只有喜欢看。而从未自己养育过它们,我根本没有向姥姥学习过养育的方法。没关系,我买来书,向书中学习。我还是喜欢看书中小金鱼的照片,但这次我开始注意如何喂养它们,关心它们,让它们能在我的家中长大。我教孩子不能拿手捏小金鱼,喜欢就要爱护,才叫真正的喜欢。我注意保护未离开我们的小金鱼,我开始与它们说话,我想我长大了,我是孩子妈妈了,姥姥说的大人就像我一样了,于是我大声地与小金鱼聊天,让它能在我家中高兴,我相信它不会离开我的家。我告诉它:我相信你的生命力一定非常的强。可我的祝愿,终究是要讲缘分的。多次购买,多次失败,再买,我和儿子再仔细的挑选,用心的挑选,看看是否在购买的时候就找到自己喜欢,而鱼儿们也高兴前往的朋友。 

家中现在,有两条小金鱼,已经大约两年了,非常可爱,非常漂亮,非常惹人疼爱。小红帽金鱼,一对,小红帽金鱼,大一些的头大大的,头顶部是鲜红鲜红的,头顶红色部分上的狮子球长得恰到好处,正好被红色全部染红,尾巴像蝴蝶,可又比蝴蝶自由,无拘无束的长尾巴,在家中每个人到来时都起着快速反映的作用;小一些的头也大大的,头顶的红色是灿烂的,尽管头顶部的狮子球也被红色全部印红,可我就是感到没有大的美丽,尾巴就更不用提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可无论是最美丽的,还是有一丝不如意的,它们自己并不在乎,它们非常在乎的,到是家人的到来,每每感受到家人的脚步声,它们都会非常的兴奋。摇头摆尾已经不足为奇,奇在它们会像海豚一样挺胸抬头,不停的将头部尽可能的离开水面,小嘴一张一合,它们会在原地转圈,不停的做表演,让我们看得喜出望外。是饿了?天天喂食,不会。真的知道我是谁?我喜欢它们?于是我将手指在它们的头顶上旋转,它们就更高兴,更想跳跃,更想用它们的嘴碰到我的手。我的手随便在缸边转圈,它们也随意的转圈,与我嬉戏。孩子,先生也新奇的喜欢上这个游戏。与小金鱼的游玩在全家人中享受。

作者:严颉

严颉知行馆是一家经营艺术品,主推当代艺术家的艺术经纪公司,打破传统的线下销售,寻找与客户对话的更佳方式,让艺术家的艺术思维被人读懂,打响艺术家知名度,让作品获得更多艺术品收藏家认可与关注。





咨询热线

17301241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