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艺术IP运营与增长

关于YJ严颉

热搜关键词: 品鉴艺术 策展人 批评家 收藏家 艺术家

黄沙漫天

返回列表 来源: 发布日期: 2021.01.23

北京黄沙漫天的日子,可以追溯到我小时候的某一天:我被姥姥用粉红色的头巾盖住头,与姥姥手拉手在风中行进。我低着头,不住地注视着近在咫尺的纱巾。我努力着调整视线,希望能看清楚纱巾在我眼睛如此近时的各种各样的状态。没有一会儿我就眩晕了。于是,快速的抬起头看天空。而突然的一阵大风又让我迅速低下了头,不敢在做任何。

黄沙漫天

小时候的记忆,感觉到黄沙漫天可以持续最长7天。而今年的黄沙漫天却也好像已经持续了4天。为什么它们如此顽固,为什么自然如此不让人在春天可以尽情地享受生命开始不断升腾的快感。

我喜欢注视各种各样的树木,喜欢在不同树木的生长期品味他们的生长状态。花红柳绿不稀奇,稀奇的是在黄沙漫天中,那些树上的新绿叶芽可以不停止的生长而充满枝杈之间,并让我在黄沙漫天的烦躁期中体味一下心情愉快的感觉。

生命是伟大的。伟大是因为在各种各样的恶劣或非恶劣环境中,生命一样是那样无所顾忌的生长并持续不间断。可有时候人类的思绪却因为各种各样的不同环境而产生各种各样的变化。想想生命、想想思绪,我感到在生命的长河中,思绪能站住脚、能延续像生命的有多少。

风让漫天沙粒在不经意间从遥远之地落脚到了北京,而当风离去时,它到底能将什么从北京带走。我的满眼,我的满嘴,我的满头,都像是因为风而充斥了各种各样的沙粒,于是我的大脑就这样被沙粒磨来磨去而苦不堪言。

黄沙漫天,沙不停的留了下来,风不停的带来了沙,而我也开始不停的变化我的思绪,并希望能在这样的烦躁期中,尽可能的调整、尽可能的不让小时候不做任何努力的状态再也不要出现。

咨询热线

17301241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