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艺术IP运营与增长

YJ严颉艺术策展

热搜关键词: 艺术品收藏家 当代绘画 品鉴艺术 艺术策展人 艺术经纪人

“悲观”和“积极”如何共处?

冯博一:正因为悲观,所以才积极!所以我不是一位犬儒主义者。我仍然相信可以通过艺术的多种方式改变社会和自身的处境。我有幸生存在一个动荡的时代,也就注定了在劫难逃。过去你可以为自己的不幸找到一个承担者,现在则越来越多地要由你自己来承担了。而且,我们常常以为这是个人的能量转化,其实相对于时代和社会伟力来说,个人不仅是渺小无力的,也并没有多少个人的特别——与他人相区别的内涵。时代和社会才是大手笔,所以我们从事的工作就不会仅仅局限于某个个人,而是会触及一代人、几代人,乃至一个国家。

作为策展人,你首先会拒绝哪些类型的艺术家?

冯博一:第一类是在观念、视觉语言和媒介处理方式上过于陈旧的、简单化的艺术家及作品。因为他们没有提示、提升出新的问题意识和艺术转化的实验方式,只是在重复着已经说过的视觉话语;

第二类是难以释读的,缺乏带入感的“装逼”作品。他们可能是不具备创造视觉语言和处理作品形态的基本能力,也缺乏内在逻辑的自圆其说。所以才故弄玄虚地有意或无意地设置作品信息传递的障碍,使你都不好意思说“看不懂”,其实真的是“看不懂”!当然,“看不懂”不是一个标准,具有实验性的创作是超越现有的、一般的审美认知和知识结构。但艺术家毕竟是以视觉语言和形态方式来言说,而不是仅仅依靠文本、阐释给予补充说明的,否则直接去当思想家、哲学家吧。冯博一在策展现场

“时间”这个概念在你的策展工作中有一股怎样的作用力?

冯博一:虽然“时间开始了”,但现实却变得扑朔迷离,而且未来还很远,甚至没有未来!对这一现状的困惑、质疑与焦虑,作为艺术行当的从业者,我们只能通过策展人身份的工作,借喻予震荡钟摆的时间概念,将艺术家的作品汇集在乌镇艺术展览中,以重新拾起时间的重量,对我们时代的社会现实处境有所认知与觉知。

当代艺术展是应该尽可能多地争取观众,还是将“小众”认定为一种必然,坚定地走向精英化?

冯博一:相对于文学、电影、音乐等等行当来说,当代艺术肯定是一个“小众”,这是行当所规定的。但在这一限定中“小众”或“精英化”一定是会带领普泛“大众”的审美及知识生成的。当代艺术对大众来说绝不是一种迎合,而是具有一种启发、提升和警示的作用。这意味着当代艺术的探索、揭露和批判的属性,也就意味着当代艺术展具有小众的、精英化特征。

冯博一在策展现场

在你看来,策展会不会越来越工业化,职业策展人如何直面这个越来越复杂的流程和工作系统?

冯博一:展览是一个综合性项目,尤其是规模较大的展览,一定是要有团队的相互协作,包括策展团队、主办机构团队和其他第三方供应商等等。而策展工作除了要在研究的基础上,有一个切入社会问题的深刻概念、主题和文章阐释及研讨之外,还需要协调各种关系,并解决由展览所产生的诸多棘手的问题。因此,策展本身也是一种综合的、实践性工作的完整体现。而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也就会导致策展工作流程的规范化、系统化,策展人身份也就越来越职业化。但当一种工作职业化了之后,也就开始缺失了原初的爆发力和鲜活性,甚至陷入一种系统的主流,以及规约的被动状态。这是策展人需要时刻警惕的,也是我目前困惑和纠结的问题之一。因此,保持策展人的基本立场与态度,并主动、积极的做自己想做的展览项目,就变得难能可贵了。

策展人会不会需要越来越多的精力去管理一个团队,如何才能不成为一个“CEO”?

冯博一:策展人为一个展览项目的落实而去管理一个团队,这仅是必须的工作之一,但绝不是主要的工作内容。投入一定的精力去管理团队的目的只是为了充分地保证展览质量和水准而已。展览策划只是小规模作战,也就是七、八条枪,还想做“CEO”?美死你。

冯博一在策展现场

之前听过你的演讲,你会将艺术家创作分为“为人生而艺术”和“为艺术而艺术”两种,那么策展呢?策展为何?

冯博一:当然是“为人生而策展”啦!

如果从五四以来的现当代艺术史的角度考察艺术与现实的关系,就会发现有两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一是许多艺术家始终执著于艺术对“现实”直接的投射和反映,相信现代性能够洞察生活的真相和现实本身,于是艺术的作用自然成为对历史与现实趋向的反映和表达;二是执著于宏大历史进程的表现,探究紧迫的民族和阶级冲突下的社会危机。这两者都与中国现代性历史面对的民族屈辱和社会矛盾紧密扣连,也是中国历史必然和现代性的特点之一。但显然我们“未完成”的现代性焦虑一直是我们文化的中心主题,而且当下的社会危机和未来的不确定性焦虑愈演愈烈。因此,具有强烈的“弱者”意识,还有着强烈的“反抗”意识决定了我们“现代性”价值观和伦理的选择。所以,我作为当代艺术生态中的策展人身份,就构成了我策展工作的现实依存及明确的文化针对性,尤其是作为一种生存实在经验的表达。

其实,“为人生”也好,“为艺术”也罢,这种不同的选择是植根于中国社会现实的两种不同的经验:现实的参与和艺术的体验。因此它们也是对中国现代性的两种不同形态的表述方式。是耶?非耶?或许因人而异,复杂而已,但绝不是简单的二元对立。因为,历史、现实与个人的处境,往往比我们想象和梳理的更为混杂和残酷。

有一部分策展人是把研究的成果拿出来做展览,策展只是一个他的工作中的一环。但似乎对你而言,你的策展很直接,就是要把一个展览做好,策展处在你的工作和生活的什么位置和什么阶段?

冯博一:把一个展览做好,只是一个宽泛的说法。在我看来,所谓“好”的展览既包涵策展人对历史、当下、未来的思考、研究和判断、表达,还包括对展览整体形态的处理和把控。毕竟观众是来看展览的,展览是策展人的作品,策展人要为展览负责,而展览又是由若干个艺术家的作品构成的。这样的逻辑关系如同艺术家的创作一般。我作为职业的、独立的策展人,策展工作始终在我的生活工作中占据着最主要的位置,它是我人生的一种凭附。也许过几年做烦了,做不动了,在开始总结和写作吧。所以,我的策展工作仍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

冯博一在策展现场

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策展人,你亲历了中国当代艺术现场三十年,是什么吸引你今天还像年轻人一样疯狂地工作?

冯博一:今年忙完乌镇展览后,本想休息几天,这应该是最充分的理由了。当一天无所事事的时候,却顿生空落落的慌张感。我不知道这种不安的感觉来自于哪里?也不知道吸引我努力工作的动力在哪里?也许是宿命般的操劳命,也许就是愿意工作。而宿命般的意愿或兴趣是不需要理由的,如同“表达需要理由,表达就是理由”。

你认为策展是一个值得投身进去的职业吗?

冯博一:在道德和法律的规范下,只要愿意,什么都可以投入和献身,而所有的付出也就都值得了。

DBL:是否可以给那些有志于成为策展人的年轻人提十条建议?

冯博一:没有!傻逼才会有建议。自己去感悟和积累吧,事在人为而已。

艺术策展

咨询热线

17301241464